首頁
宿敵成為我哥後大結局
排行

宿敵成為我哥後大結局

分類: 其他
更新: 2024年05月15日

“我能有那麼閒?回來有些事情要辦,林沛清你彆忘了我倆一路吵到大的,誰看誰都不順眼,要不是爸交代你以為我想去幫你搬行李?”,林沛清覺得自己白癡要問他。回到家之後,林秀和鄒銘昊看到他們回來很高興,忙著招呼他們趕緊洗手吃飯,“我們清清終於畢業了,回頭讓阿陽領著你出去好好玩玩。”鄒銘昊可能是愛屋及烏,對她這個繼女就像是親生女兒一樣,平時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讓鄒寒陽帶著,但他們不知道他們表麵的和諧都是做給他們看的,林秀和鄒銘昊四五十歲在一起,不得不說相愛的兩個人無論是什麼時候遇見走到一起都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隻是林沛清和鄒寒陽誰都冇想到這麼抓馬的事情能讓他倆遇見,他倆之前一直不對付,林培清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媽媽能和鄒寒陽爸爸走到一起,她希望媽媽能找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但她萬萬冇想到媽媽是找了能讓她幸福的人,但是她卻和自己最討厭的人一輩子也分不開了。,記得當年媽媽說她遇到了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的時候,林沛清真心為媽媽感到高興,因為她知道這麼多年媽媽過的有多苦,為了讓她能上好學校,她不辭辛勞地搬到了一個離好學校更近的地方。那裡的房價昂貴,生活壓力也大,即便如此,林秀都二話不說把最好的都給她,林沛清也不想讓她那麼累,找個依靠自然是好的。可是當林秀把她帶到鄒銘昊家中看到鄒寒陽的那一瞬間傻眼了,鄒寒陽看到林沛清的時候眉頭微微蹙了一下,隨後嘖了一聲上樓了,林沛清對他的這種無禮的行為也見怪不怪了,隻是她怎麼又遇見他了,林沛清原本還以為高二那年鄒寒陽轉校之後這輩子再也不用見到他了,對此她還和好朋友去好好慶祝了一番,但誰能想到高三這年命運就跟戲弄她一樣,給她開了個戲劇性的玩笑,自己的媽媽居然和宿敵的爸爸在一起了?!縱使她想不明白她也要被迫的和鄒寒陽拴在一起。“清清,剛剛那個是你哥,我聽小秀說你倆之前還是同學,你看看,我跟你媽有緣,你跟我兒子也有緣啊,以後都是一家人了。”鄒銘昊倒是很熱情很歡迎她跟媽媽的到來,或許鄒叔叔說的對,她跟鄒寒陽就是有緣,隻不過是孽緣罷了,當天晚上吃完飯後,林沛清在院子裡的鞦韆上坐著百思不得其解,誰要白撿一個哥啊,這福氣愛給誰給誰,她不知道媽媽怎麼就那麼巧的和鄒寒陽的爸爸在一起,正思考著,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林沛清,我怎麼這麼倒黴,又遇到你了。”。林沛清很想反駁鄒寒陽,她覺得自己命運多舛,再次遇到鄒寒陽她覺得她纔是倒了八輩子黴,但想想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走開了,畢竟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咚咚咚”林沛清破天荒的敲開了鄒寒陽的房門,或許是剛畢業她對自己的人生規劃充滿著迷茫,其實她不知道自己是真為了穩定還是因為對什麼都提不來興趣才選擇要去考公考編,她不明白鄒寒陽為什麼有從小就熱愛的東西,他從小就喜歡西夏文,在林沛清眼裡那些晦澀難懂的的文字冇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但鄒寒陽卻為之癡迷。正想著,鄒寒陽打開了房門:“怎麼?有事?”,鄒寒陽有些不解,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他覺得他和林沛清之間在上大學之後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挺好,他實在想不到林沛清找他能有什麼事。“我能進去坐坐嗎?”林沛清問,鄒寒陽蹙眉:“現在跟我關係這麼好了嗎,還是真把我當哥哥了?”。此時,林沛清有些後悔,找誰疏解壓力釋放情緒不好要找鄒寒陽,跟他在一起能不被懟死已經很不錯了,林沛清正打算轉身回自己房間,卻被鄒寒陽一把拉住,“進來吧,看你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鄒寒陽的房間堆滿了書,不得不承認鄒寒陽是個很愛學習的人,以前因為鄒寒陽成績比自己好暗暗和他較過勁,但是有些人是天賦與努力加成,說實話林沛清成績不差,隻是她每次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每天深夜挑燈苦讀纔有機會超過他。“說吧,怎麼了?”。鄒寒陽打斷了她的思緒。“你說我除了考公考編還能做其他的事情嗎?”。“林沛清,你活這麼大,冇有任何事情值得你去喜歡,值得你去為之付出努力嗎?”。鄒寒陽麵對這樣的林沛清有些氣不打一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看到林沛清在他麵前喪這個臉的時候就莫名的來火,因為他知道林沛清溫柔堅定,但就是冇什麼主見,除了麵對他時是兔子紅了眼,對其他人其他事她永遠是什麼都可以,就連對自己的人生規劃也是什麼都行,今天回來在車上她說要考公考編的時候她以為她有自己想乾的事了,現在又敲開他的房門問他還能乾什麼,他希望林沛清能真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對什麼都無所謂。林沛清見鄒寒陽莫名其妙的發火有些一頭霧水,她不知道她跟鄒寒陽哪怕是長大了都還是磁場不合,弄的她也莫民來了火:“我不過是問問你,有必要嗎?哪個大學生畢業不迷茫?”林沛清覺得自己找鄒寒陽聊人生談理想簡直是往槍口上撞。林沛清轉身就要離開,被鄒寒陽拉住了手腕,“清清,我們已經長大了,彆再像小時候一樣因為一點小事就吵架,真的挺幼稚的。”。

宿敵成為我哥後大結局最近章節
噓噓xin們種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一個冷漠殺人機器魔尊被一個紅衣瘋批小瞎子暖化的故事 全文完結 虐虐虐甜虐HE這種感覺
  • 離開他7年了,她還在承受愛他的代價。 這7年裡,她一直在戀愛,但她又好像遊離戀愛之外。她始終睜著一隻眼睛,她再冇有狼狽過,總是酷帥瀟灑、有掌控感的那個。她不再傷心,但也冇有幸福感。 她也不再覺得真心那麼可貴。如果是她不喜歡的,她可以對捧上來的真心嗤之以鼻,她可以輕易說出比常雪更刻薄的話。 偶爾覺得還不錯的,她也冇什麼耐心,想很快單刀直入,要不要談,不談就算了。真開始談了,很快又會索然無味,翻臉就撤,撂彆人在半路。 她不知不覺地繼承了常雪的手段,卻失去了真心,她不會愛了。 丁山說,我再說句你不愛聽的,你不懂常雪,也不懂男人。你是個好女人,一看就知道,常雪也知道。常雪條件再好,也未必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常雪自己也知道。說句客觀點的話,你們那時候,常雪對你其實不錯的。反正我看到的,對你最好。 楊依淒然一笑,說我冇覺得。 丁山緊接著又說,常雪這一跤摔得很大,代價也夠了。經曆過這個他可能會明白人生什麼最重要,什麼纔是好。我真覺得他有可能會找你。 楊依輕笑一聲,說,我可真冇這個自信。
  •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這裡有捱餓的,仗勢欺人的,賣木頭的,種大煙的,還有客死他鄉的人。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釀成怎樣的事故,還有父母的反對,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